欢迎来到我的万花筒世界

大家好!我是泰纳(Taina),一个仍然在尝试从成长轨迹中拼凑出自己身份的女孩。我出生在新加坡,也在那里长大,19岁时搬去了波士顿读大学——这大概是我能离开家乡最远的距离了。从我还是一个孩子开始,我就总喜欢问自己:我是谁?是什么造就了我?本文将会讲述一个21世纪的亚洲女孩移居美国的经历,以及她和海岛城市家乡的关系。我喜欢围绕语言,文化,多样性和交织性来展开讨论,虽然我并不十分了解或能谈论每个人的经历,但我很愿意分享我自己的故事。

由于我的外表,我从小时候就习惯了自省。因为是家里的独生女,我时常会觉得孤独,但更让我感到被孤立的是,我是整个家族中唯一一个混血儿。直到最近,我中国一方的亲戚,仍然会在我不说英语的时候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却总是忽略我已经把普通话当作第二外语学习了十年的事实。当我跟上他们如机关枪一般的闽南语对话(一种起源于中国福建并广泛使用于东南亚的方言)并随声附和时,他们会说:“哇!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能听懂我们的对话!”似乎我始终都仅仅是拥有中国血缘的边缘人物,却从未被完全接纳过。从没有人意识到我也能和他们说同样的语言,理解并认同同样的价值观。与此同时,如果我表现得任性一些,我就会被误解而归于受“西式思维” 影导的青年一族,可他们却忘了,我从来没有在除新加坡以外的任何一个地方生活过。

我曾就读于四德女子中学,后来升学去了义安理工学院——两所都是本地公立学校。很多陌生人都认为我应当在某所国际学校学习,理由很简单——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个美国西籍白人,这让我在一些人眼里显得格格不入。

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值得注意,许多亚洲人在美国都会在打招呼时被问及“你来自哪里”,作为一个混血儿,我在家乡和波士顿都必须应付这个问题。大二那年夏天,为了存钱去拜访我在墨尔本的朋友,我回到家乡在一家寿司店打工。在餐饮业工作完全不可能幸免于被询问私人或不合适的问题。一个周末的晚上,当我正努力试图将沉重的刺身拼盘放在顾客杂乱的餐桌上时,我又被她的世纪老难题问住了——“你来自哪里?”我回答:“这里。” 我忙于排列由各类餐盘组成的俄罗斯方块,而她接下来的问题差点让我将整盘生鱼片都洒在她的腿上。

“你确定?”

虽然我很确定我来自哪里,但我始终不知道自己将成为是什么样的人。不过,尽管我的混血血统时常让我困惑于自己的归属,它却让我对不同的文化和人群秉持着开放的心态。当我穿梭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时,我总是因学到不同的东西而感到兴奋。现在,我很高兴你能陪我一起探究我的身份,并观察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人群时,它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Kindly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你可以选择: enEngli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