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婚礼 (第一部)

从哪里开始呢…

2014年12月,我在印度拉贾斯坦邦的焦特布尔市和我丈夫喜结连理。这是一场包办婚姻:同年四月我们只见了三天面,见面的第二天我们就彼此相许了。我仿佛已经听到了你们的惊叹。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在两天之内就做决定?这决定背后当事人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啊!现在这种包办婚姻还允许吗?说实话,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包办婚姻。请听我娓娓道来吧。

过去在我父母结婚的时代(三十多年前了),他们的婚姻是家属帮他们决定对象的。男方家长会请媒人帮他们推荐理想的对象。家长们看中了哪个,就会向这个女生的家长提出订婚请求。 两方家庭会于一次下午茶会面,这次会面之内,男女两位婚约者也会首次见面。 婚配的决定要么当天就板上钉钉了,要么那之后很短的时间内就确定下来,年轻人并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但现在不一样了。以前媒人们做的工作,现在父母们都揽下来了。再加上父母十分了解他们的孩子,所以找到的对象也会更契合。他们包下全部的跑腿活儿,阅览成百上千份对象的档案,也会帮孩子做一份“个人数据”(可以理解为婚约简历)。找到一些最理想的对象之后,他们就会开始向许多人详尽地打听这些对象的背景。我父母两年来的确把这些全都做了一遍。想来婚介服务肯定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吧!

当然,伴着科技的飞跃,家长们现在可以把孩子们的资料放到 Shaadi.com 或 Jeevansathi.com 等网站上,那上面选择更多了。这种平台上允许使用者细化偏好设置,比如用户可以选择不吸烟、不喝酒、素食者等选项。在印度,各个家庭仍常常更想让孩子找个来自相近群体的对象。比如耆那教女信徒会找耆那教男信徒,再或是同为婆罗门的两人彼此相配,等等。我继续讲我的故事。我和我先生就结识于这样的婚配网站:父母帮我们拿到了彼此的电邮地址,然后我们就在Google Hangouts(谷歌环聊)上面聊了起来。第一次聊天太尴尬了——我脑海里许多想法冒了出来。“这人好古怪啊。我为什么要跟他聊?我甚至根本不知道要不要搬到美国去呢。”他那边内心也有一些疑惑。“这人是个律师。我会喜欢律师吗?”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俩并没有什么可能性——毕竟他在旧金山,而我在新加坡,我们好像并不怎么可能见面。我们继续聊了4个月左右也没有线下见面。让我快进到2014年4月我们现实中第一次会面(当然我们的父母也在)的那一天吧。

虽然我跟萨格尔也聊了挺久了,但第一次见面仍不自然。中间有不少尴尬的片刻沉寂。 把各种话题都扒拉了个遍之后,我们终于谈到了旅行,打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话匣子,谈谈这个地方又聊聊那个地方。他热爱爬山,热爱背包旅行,我则被城市和建筑设计吸引。 整个过程中,我们的父母一直提醒我们,他们仅负责提供一些友情建议,这终究是我们两个人的决定。第二天,我们俩已明白,比起过去四个月我们对另一方的了解,再聊也聊不出什么别的信息了。虽然我们彼此称不上怦然心动,但是我们的确互相喜欢。这就够了。

希望读了我的记叙后你会认识到,印度包办婚姻的文化习俗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非强制决定。我们相信,父母在我们之前走过那么长的路,他们的智慧与经验一定能帮到我们很多。

Kindly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