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自然共处-寻觅孤独的那一刻

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发现我的内心十分渴望有意义的孤独感。于是有一次,我便收拾了背包离开城市,和我的多年伴侣——Vidoudez小提琴在Cybulin度过了一个安静的周末。

Cybulin位于波兰的西北方(波美拉尼亚省的西面),是波美拉尼亚湖区的一部分。由于很少有游客知道这里,此处就成为了追求宁静的圣地。

抵达我的住所——一座古旧但典雅的小屋之后,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父母——没有信号,我完全置身于电话服务区之外了。在那时,我才真正感觉到,我是獨自一人, 一切只能靠我自己了。

第一天

我能感觉到森林在朝我招手。一分钟都不想浪费的我,把背包扔在了屋子里就直接朝森林进发了。太过沉寂以至于我都能听到叶子落地的声音,那是我经历过的最激烈的静默。秋天一直都是迷人的,但在这里,秋天拥有更加令人惊讶的气质!

高大而骄傲地挺立着的大树,穿戴着或棕或黄的树叶,林中无风,叶子也依然不断地飘落。我就这样站着,让叶子倾泄在我的身上,我则贪婪地吸取着这鲜甜的空气。不知不觉的,当我站在树群之中,汲取着阳光,呼吸着森林的芬芳时,我的疲劳和思绪都一扫而空了。对我来说,这是我灵魂的“解毒剂”。

十月末,三点半后天色就开始变暗。这是我的第一天,如果迷路了我一定会痛恨自己,于是我赶紧地回到了小屋。这座小屋建于30多年前,有一座巨大的火炉。由于有着充足的干树枝和柴火,把炉子点着是小菜一碟。我给自己烤了点香肠当做晚餐。

第二天

我被敲门声叫醒了。我很惊讶在这儿居然有访客到来——是两位住在隔壁小屋的年长女士。她们一边微笑,一边尽力用手势表明她们是我的邻居,并给了我几个鸡蛋当早餐。我说了“dziekuje”,就是波兰语的“谢谢”,这让她们非常吃惊。我解释道,我在波兰留学了三年,所以我能说一口流利的波兰语。她们骄傲地说,那些鸡蛋是世界上最好的鸡蛋,是他们的母鸡几小时前刚下的。

她们告诉我,她们在Cybulin生活了将近八十年!然而,在她们还是小女孩时,Cybulin还是德国的一部分,所以她们是在德语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就在这时,又有三个村民前来拜访。我惊喜地收到了他们自家种的有机土豆,萝卜,紫甘蓝和树莓(我非常诧异,居然在这个时候也能种树莓?)。所以,我在那个早晨见到了五个本地人,这可是个不得了的事,因为有个人告诉我,Cybulin的总人口数只有20!

我步行去了Great Bobiecinskie 湖,有人和我说它的湖水很纯净,可以尝一尝。我在湖边站了好久,纠结自己要不要划一艘小船到湖中远处的一座岛上。它们看起来盛情难却,可我带着 Vidoudez小提琴——万一船翻了,可怜的Vidoudez绝不会幸免。

最后,我去了森林的另一处,那儿有很多不同种类的花草。我以为我会让Vidoudez的歌声在树林里响起,可是Vidoudez并没有,它拒绝打破保持静默的魔咒。我曾想着,没有任何东西会夹在我和Vidoudez之间,可现在我发现了,沉静来到了我们中间。我终于找到了一直以来苦苦寻觅的东西——能为我创造空间的孤独感,这个空间只属于我一个人,我和我自己……

第三天

有一个日本单词“木漏れ日”(Komorebi),在英文中没有与之完全对应的单词,它大致上的意思是“阳光穿越过树叶”。木漏れ日——这就是我这天早晨所经历的——阳光洒在树林中,把黄色的树叶染成了金色。我听见树枝被我的靴子踩中,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响。那时,我已经习惯了只听见自己。我看着一片又一片的树林,他们从未被触及,从未被驯服。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所以我品尝着我能触及到的一切。很少有人能奢侈地获得这么大的空间,我感觉自己放飞了,升华了,而最深刻的感受是,我感觉自己已经充电完毕,准备好再一次结合并融入城市生活。

Kindly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