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印度婚礼 (第二部)

一次喧闹而愉悦的庆祝

我们的婚礼于2014年12月举行,为期两天。世界各地的宾朋搭飞机赶来印度焦特布尔,相聚在这“蓝色之城”。焦特布尔之所以叫“蓝色之城”是因为,从焦特布尔的最高处——梅兰加尔城堡的顶端鸟瞰,目之所及皆是蔚蓝色房屋的海洋。焦特布尔这个名字也和焦特布尔裤(马裤,骑马运动的服装)相关;马术这项运动风靡于各国的皇室。

十二月的焦特布尔有着完美无瑕的天气。焦特布尔地处塔尔沙漠,有大半年都热得受不了。我小时候暑假期间,会拜访居于焦特布尔的祖父祖母,在他们那儿小居两月;我和我的堂兄弟姐妹们会坐在“空气冷却器”前享用阿方索芒果(在印度,阿方索芒果以“芒果之王”之名通晓于世,许多印度人都喜爱其独特的味道)。只有在日落后我才会出门,即便那时我也只会去有空调的地方。但到了十二月,整个城市都变样了,此时便是最适合举行婚礼的时令。

一场典型的印度北部婚礼会持续2到4天之久。这几天之内,一系列其他环节最终引向婚礼本身。婚礼前的各种仪式只有亲近的亲朋会被邀请参与。一切始于传统仪式“哈尔蒂皮提(haldi pithi)”:我按照规范在此仪式中身着橙色纱丽。“姜黄(Haldi)”与檀香粉、玫瑰水等配料混合在一起制成浆糊之后,父辈和祖辈的亲戚们把手浸在其中,将其涂抹于我的脸庞、双手和双腿。我的表妹突发奇想打算用这个涂料洗洗我的头,要在我脸上乱抹一通。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只得恭敬不如从命了!与此同时,我的祖母和她的大姑子们在此仪式中唱传统歌曲为我们祈祷健康幸福。这之后,食物就上桌了,所有的亲属们一齐聚在我们家饱享饕餮。

第二天,我们的亲人们和各方来宾齐聚于举行婚礼主仪式的酒店。头一天是“曼海蒂(Mehendi)”仪式。此仪式中,大家在女性宾客的手上涂指甲花(一种植物)的树叶制成的涂料(这种涂料称作henna作装饰。民歌音乐奏起后,许多宾客以此为契机开始舞动。因为我有点害羞内向,所以我那十分坚决的哥哥、堂兄弟姐妹们要哄着我我才肯跳舞。曼海蒂仪式结束后,我立刻被请到我的房间为下一场仪式做准备。听起来有点奇怪?如果有一天你也成为了印度婚礼上的新郎或新娘,你必须要知道,到时你基本没什么时间跟来宾打招呼或是尝几口饭菜。很可能进进出出于准备房就将花掉你全部的时间。

“曼海蒂”过后就是“马希拉(Mahira)”仪式了。在这个仪式中,新娘的父母为全体亲戚分发礼物。同时,我的公公婆婆也给我办了一个这样的仪式。接下来的“葛得芭莱(Godh Bharai)”仪式标志着男方家庭正式接纳新娘作为家庭的一员。此仪式完全是由我婆婆以及我公公的姐妹们开展的;没有男性参与。我在这个仪式中被赠予了化妆品、珠宝、衣装等物品。

“桑吉(Sangeet)”在晚上举行。在“桑吉”中,家庭成员要演小品、跳舞,他们还会开新郎新娘的玩笑。我跟我的丈夫都是不太灵活, 连走路都会顺拐的人,当被叫上台表演的时候都惊住了。其实我们早就该料到了!这两天的重头戏自然是在二人喜结连理之时。草坪中央放了一个华盖。依照传统,新郎会骑马而来娶他的新娘,路途中会有人载歌载舞地进行狂欢游行(baraat)。游行的队伍一到,新娘的母亲以及别的比较重要的亲属就会来迎接新郎,为他画提拉卡(Tilak,画于眉间的长条标志,用来对来者表示欢迎或尊敬)。

游行队伍一旦抵达华盖所在之处,我家族的兄弟们便会捧起莆珑琪茶答尔(phoolon ki chadar) 护送我前行。莆珑琪茶答尔是个小罩棚,我走向婚礼现场时他们就一齐着它。在婚礼现场,我们先打一个婚姻结象征结合,然后我们便开始绕着一小簇火苗走七圈,这期间祷文将用梵文念出。在印度教婚礼中,火是仪式里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象征火神(agni)一同见证结婚之典。这之后就迎来最感性的仪式“维黛(Vidaai)”了。“维黛”标志着新娘离娘家人而去、加入婆家、翻开人生新篇章。那时候我的父母、祖父母、叔舅们都哭了,我现在翻看“维黛”上他们的照片时,仍会泪眼婆娑。当然了,这些流程都很传统,时代在变。即便严格来说,那天我已经跟父母道了别,但现在他们也仍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啊!

就是这些了!我把重要的仪式用几个段落概括了下来。这些仪式在各个地区都会有差别,比如南印度的婚礼中的仪式就与我提到的这些大相径庭。但有一点很确定:整场婚礼一定充满了美食与音乐。这一点的确能把整个印度凝聚起来。

Kindly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